• <p id="wz25g"></p>

    <video id="wz25g"><font id="wz25g"></font></video>
    1. <video id="wz25g"></video>
    <video id="wz25g"><input id="wz25g"><table id="wz25g"></table></input></video>
    <i id="wz25g"><center id="wz25g"></center></i>
    全國服務熱線:0577-6269 8007

    集成電路產業的第三次國際轉移,中國如何把握機會?

    2018-09-03 08:59:31  瀏覽:

    ◆ 分析稱,當前中國的集成電路產業迎來黃金機遇期:

    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市場,集成電路產業迎來第三次國際轉移

    國內已有數十年產業積累,且國家對集成電路產業高度重視

    ◆ 國內集成電路產業在建成齊全產業鏈的同時,也面臨高端產品對外依賴度仍較高、人才短缺及產業集中度不高等新挑戰

    “集成電路的進口值已超過了原油”,在《瞭望》新聞周刊近日就集成電路產業進行的調研中,多位專家和業內人士都用了這個數據對比。根據海關總署數據,集成電路進口額從2015年起已連續三年超過原油,且二者進口差額每年都在950億美元以上。

    被稱為“現代工業糧食”的集成電路,是物聯網、大數據、云計算等新一代信息產業的基石。無錫市半導體行業協會秘書長黃安君介紹道:“集成電路產業是典型的人才密集、技術密集、資金密集產業,也是一個高度的國際競爭行業,是現代經濟社會發展的戰略性、基礎性和先導性產業,是保障國防建設和國家安全的重要戰略資源?!?/p>

    《瞭望》新聞周刊記者在我國集成電路產業高地——無錫調研采訪了解到,在市場需求牽引和政策與資本的支持下,國內集成電路發展勢頭良好,已建成齊全的產業鏈。同時也面臨高端產品對外依賴度較高、人才短缺及產業集中度不高等需進一步解決的問題。

    現狀:已建成齊全的產業鏈

    國內集成電路正在一步一步積累實力。

    根據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統計,中國集成電路產業銷售額從2013年的2508.5億元增長到2017年的5411.3億元,五年間翻了一番;該產業2017年增速為24.8%,并首次實現設計、制造和封裝三個分支的增長皆超過20%。

    “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和沉淀,我國已形成相對齊全的集成電路產業鏈”,黃安君表示,國內已經形成設計、制造、封裝測試和配套支撐的產業鏈條,“且鏈條各部分的實力都在不斷加強?!?/p>

    中科芯集成電路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梅濱證實了這一觀點:

    結合市場需求所做的設計,國內企業已能和國際企業實現抗衡;

    工藝方面,依靠國內的工藝線已經能夠實現與國外同步,如中芯國際14nm節點在快速推進;

    國內封裝測試能力與國外同步,如長電科技已在全球占據一席之地。

    裝備和材料等集成電路產業的配套支撐也有所突破。采訪中,江陰潤瑪電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戈士勇告訴《瞭望》新聞周刊,目前公司產品中已有60%可替代進口,打破了國外對這類材料的壟斷,也能為客戶提供更實惠的價位和及時的服務:“以往企業要獲得這些材料,需提前付貨款預定,3~6個月后才能拿到貨物,如果這段時間市場發生變化,產品就可能滯待。自主產品打破壟斷,就能避免這種情況,也為國家在進口關稅方面贏得話語權?!?/p>

    一些地方政府針對產業鏈關鍵環節出臺政策加強引導。無錫市經信委主任周文棟介紹,無錫2月出臺的集成電路新政,支持范圍覆蓋產業推進各關鍵節點,并針對設計短板、產業鏈上下游整合等問題,強化扶持力度。目前,無錫對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的扶持額度由最高300萬元提升至1000萬元。

    在產業政策的引導下,我國長三角等地的集成電路產業集群效應初顯。無錫集聚各類集成電路企業200余家,不僅已形成集成電路產業集群、擁有近5萬名從業人員,還聚集了一批半導體設備工程、特殊氣體等方面的配套企業,初步形成產業鏈各環節聯動發展的集成電路產業高地。

    短板:自主可控程度有待提升

    調研中企業告訴《瞭望》新聞周刊記者,盡管這幾年國內集成電路發展很快,但自主可控程度依然不夠,對外依賴仍較大。翻檢海關總署的數據可知,近些年的集成電路年進口額都超過2000億美元,去年達2601億美元,進出口貿易逆差也在2017年達到了最高值1932.6億美元。

    梅濱告訴《瞭望》新聞周刊,進口額高、逆差大,源于我國高端中端集成電路產品對海外依賴度高。調研中多家企業也表示,在高端集成電路方面,我國與國外仍有較大的差距,CPU/DSP、存儲器、FPGA和高端AD/DA等大宗核心產品目前仍受制于人;在中高端集成電路方面,則受限于國外的關鍵設備和材料。

    無錫市副市長高亞光在今年兩會上提出,設備和材料是制約我國集成電路產業自主可控發展的“卡脖子”問題,嚴重依賴進口?!霸O備和材料研制成功后,需要進入大產線進行長時間和全方位的驗證。在國家政策的推動下,國產設備和材料產業已取得長足進步,但關鍵設備、零部件和材料嚴重依賴進口的局面仍未根本改變。一些國產設備上的關鍵零部件受進口關稅影響,組裝后的整機價格甚至高于進口整機?!?/p>

    目前各地正紛紛布局建線,高亞光建議政府抓住這一輪高潮,加大對國產設備和材料的扶持,建立設備材料研制與生產制造用研結合的協同機制,同時減免關鍵零部件的進口關稅,以增強國產設備和材料的市場競爭力。

    基于集成電路的發展現狀及戰略地位,政府對此一直很重視:

    在今年3月5日的政府工作報告中,集成電路被列為“加快制造強國建設”五大產業之首;

    3月28日財政部、稅務總局、國家發改委及工信部又聯合發布了《關于集成電路生產企業有關企業所得稅政策問題的通知》;

    此前2014年出臺了《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》,成立了國家級的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;

    多地紛紛設立和支持產業基金。

    在此背景下,各地競相上馬集成電路項目,會否重復建設、同質化競爭的疑問也隨之而來。

    返回前頁
    COPYRIGHT ? 2016 廣鴻電氣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7025973號-1
    策劃設計:米點科技